對電子煙有什麼誤解?

總字數1578字 閱讀時間約5分鐘 2021-05-19

對電子煙有什麼誤解?

 

英國公共衛生部表示,電子煙的危害性比傳統香煙低95%,希望這個實驗結果能幫助煙民消除對電子煙的誤解,“大約44%的吸煙者相信電子煙跟傳統香煙一樣有害,並沒有意識到相比較而言它們是更健康的。我們想要鼓勵更多的吸煙者嘗試電子煙,並且在電子煙的幫助下完全戒菸。”

 

因此,英國公共衛生部的結論是,對煙民而言,電子煙其實是一個可大大提高戒菸成功率的替煙解決方案,這也和我一直所主張的“堵不如疏”的觀點不謀而合。

 

我不得不說,因為“替煙”本來就是電子煙被發明的初衷。傳統煙草在燃燒過程中,會產生包括一氧化碳,煙焦油等在內的有害致癌物質。煙民在點燃一支香煙時,有50%的時間並沒有在吸,但手裡夾著的那支香煙依然在燃燒,此時周圍的人都在被迫吸入二手煙。當煙民吸一口煙時,香煙在這一口氣的過程中燃燒產生的尼古丁只有30%通過主氣流被煙民吸入了口腔進入了肺部,而其餘大部分煙都從嘴唇兩邊直接漏去了空氣中。也就是說,一支長約80毫米的香煙,真正被煙民有效吸入的,只有20%左右,剩餘的80%都變成了人人避之不及的二手煙。

 

而電子煙是只加熱不燃燒的產品,只有在用戶吸氣的時候,才會激活霧化器加熱,自然不存在“燃燒過程中產生二手煙”的問題,用戶也會明確知曉自己攝入的尼古拉含量——電子煙煙油配表裡已經標明了尼古丁的含量。同時因為電子煙嘴的設計和激活霧化器要求的最低吸氣量, 用戶的口型在吸電子煙時和抽煙不同,幾乎沒有電子煙霧從嘴角漏出。

 

電子煙就像一把雙刃劍,對想要戒除傳統香煙的成年煙民有積極輔助作用,但同時對容易受潮流影響的青少年非煙民來說又有意外的吸引力。舊金山市政府顯然從關愛下一代的角度注意到了其中一刃,而選擇性忽視了成年煙民告別香煙的需求及其身邊人的無菸需求,所以才那麼堅定地推出了電子煙的禁售令。

 

但奇怪的是,傳統香煙和其他煙草製品卻不在禁售範圍內。

 

更諷刺的是,就在2018年年初,主張娛樂用大麻合法化的64號提案在舊金山正式生效。

 

也就是說,這個城市禁止銷售電子煙,但銷售香煙和其他煙草製品以及大麻,卻是合法行為。舊金山對待電子煙和其它同類產品的態度不統一,雖然能暫停不少渾水摸魚的劣質電子煙,但粗暴的一刀切禁售令,也同時關閉了老煙民能得到優質新產品幫助的渠道。且不論大麻作為門戶毒品的危害性和有爭議的醫用功效,市面上在銷售的大麻製品也有很大部分是無牌廠家未經檢測隨意生產的,這些可能會直接導致藥物過量的產品仍然能任意購買,但電子煙作為香煙的表親,卻被直接貼上了“禁”字。

 

舊金山針對電子煙的禁售令,讓我聯想到美國在1920年推出的“禁酒令”。美國當時頒布禁酒令,是因為當時社會認為酗酒導致家庭暴力和社會犯罪、影響勞動紀律和生產效率等。但禁酒令開始實施後,不僅沒有得到預期的效果,反而帶來了嚴重的社會問題,地下黑市猖獗,走私販賣屢禁不止,美國的黑社會藉此發展壯大,伴隨而來的是毒品和犯罪率不斷上升。美國本土的釀造業也受到極大的衝擊,元氣大傷。 1933年,禁酒令在反對的浪潮聲中被廢除,但其所造成的影響之深遠,堪稱美國的災難。

 

如果電子煙也是被粗暴地一刀切禁售,那麼恐怕會加深公眾對電子煙的偏見和誤解,青少年可能會出於叛逆反抗的心理繼續使用電子煙,而真正需要電子煙的老煙民也將無法從正常渠道獲取。因此,讓市場和大眾真正了解電子煙,並有針對性地解決電子煙對青少年非煙民的影響,才是正確的解決方案。